不怕回归平淡 只怕留下遗憾

发布日期:2021-12-23 08:49   来源:未知   阅读:

  游乐园当舞蹈演员的消息登上了热搜榜,有人鼓励:“只要有梦想,哪里都是舞台。”有人感慨:“多少年轻人想踏入娱乐圈,多少人最终沦为素人。”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独家专访了正在英皇娱乐大湾区总部接受培训的陈凯洲、马思惠、余衍隆、黎议骏、德青王姆等几位年轻人:你的理想是什么?你如何看待走红?你会不会害怕努力过后,一切归于平淡?听听他们怎么说。

  2020年初,顶着“广州最帅数学老师”的名号,陈凯洲加入了英皇娱乐,一时间成为城中热议话题。如今,他依然保持着自己的生活节奏,一边教书,一边从事演艺事业,他说:“娱乐圈和我想象的一样,要一直保持优秀。”

  从表演、歌唱、乐器到武术、化妆,近两个月的培训生活让陈凯洲感到很充实。他对表演课最感兴趣:“老师夸我进步大,我的演技差不多可以进组了,驾驭青春校园题材没问题。但一些生活中没接触的题材,我还要努把力。”

  随着人气渐高,陈凯洲拥有了粉丝群,前几天,一帮粉丝为他准备了生日会。他说:“粉丝给我庆祝生日,这种体验是第一次,我真的很感动。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无条件对你好的人就是家人,但现在真的会多了一帮‘亲人’(粉丝),很难得。”陈凯洲透露粉丝中有很多女老师,包括很多幼儿园老师:“姐姐粉、妈妈粉、女友粉都有,她们喜欢看我笑,喜欢我阳光的感觉。我也希望自己能给她们带来快乐。”

  2019年的夏天,马思惠参加了一场英皇与某品牌合作的比赛并获得冠军,随后签约英皇。她被更多人熟悉是因为参加了《创造营2020》。马思惠说:“《创造营2020》是一个开始,我没想到自己能走这么远。那次经历激起了我的斗志、也增加了我投身演艺事业的信心。”

  《创造营2020》也改变了马思惠。她说:“我变得活泼,话也多了。原本我不爱讲话,跟公司同事开会,他们吐槽我一下午只说三句话——‘嗯’‘哦’‘好’。《创造营2020》结束后,我第一次开直播,原本怕我冷场的同事特别惊讶:‘你现在这么多话?’”

  马思惠形容自己参加《创造营2020》后“整个人处于停不下来的状态”:“有时我会找《创造营2020》出道的姐妹们玩,但时间根本对不上,她们都在工作。大家都在进步,我会害怕自己止步不前,所以我会拉同事帮我拍小红书、抖音,让他们给我安排课程,不然我就会很焦虑。这次参加英皇的集训是让我很快乐的一件事。”

  黎议骏加盟英皇娱乐才三个月。他是中国香港小有名气的造型师、模特,更早之前,是海港城的“柜哥”,“我以前帮高以翔化过妆”。值得一提的是,黎议骏还兼任这次英皇新人培训的化妆课导师。谈及被英皇发掘的经历,黎议骏说:“他们在网上发现我的信息,然后找我面试,觉得我的形象很合适当艺人。”

  初闯内地娱乐圈,黎议骏感慨道:“内地的圈子比香港大很多,更多的从业者、更多的机会。对我来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比较重要,赚钱是第二位的。”培训了近两个月,黎议骏更加明确了以后的发展方向:“虽然我比较喜欢唱歌,也喜欢弹吉他,但我更想演戏。我喜欢表演课,对警匪题材尤其感兴趣,很想演警察,但老师说我更擅长演‘爸爸’类的角色。”

  这次的培训项目繁多,对黎议骏挑战很大。他说:“对我来说,跳舞是零基础,学习过程算得上排除万难,但培训之后,我竟然爱上了跳舞。”

  2017年至2019年间,余衍隆参加了《快乐男声》《中国新歌声》《嗨唱转起来》等多档综艺并积累了不少人气。2020年夏天,刚满20岁的余衍隆签约英皇娱乐,接连参加《快乐大本营》《青春有你》等节目。

  余衍隆目前多了很多试戏邀约,已经试了超过50场戏。余衍隆分享了自己试戏的流程:“进了摄影棚,要先向导演作自我介绍。他们会给出一段剧情让我表演,有时会有人搭戏。面试后,导演有时会指出我的一些问题。比如我曾因为普通话不标准而被刷掉,那我就去上台词课,练习普通话。”这次培训里,余衍隆最喜欢的也是戏剧课:“我喜欢表演,想演硬汉风格的角色。”

  出道以来,余衍隆就被指酷似王嘉尔。对此,他回应:“我没有压力,也不担心自己真实的样子和粉丝的期待有落差。王嘉尔是我的偶像,人应该有个目标。至于长相,我自己觉得不像。”

  就读空乘专业的德青王姆原本想面试航空公司,但一次校园演出改变了她的命运:“我在台上跳民族舞,被一个导演发掘,推荐我去南京参加英皇2019年8月的培训。”当时有35个人参加培训,德青王姆是最优秀的一个。因为疫情原因,2020年10月,她才和英皇签约,开始学表演。

  今年春天,德青王姆来广州接受密集培训。她开始接触大量新鲜事物,也面临着巨大考验:“我一直很喜欢唱歌跳舞,读书时也是文艺委员,我对跳民族舞比较自信,但到这里来,学新舞种感到有点吃力,比如HipHop,好在我是‘受虐’体质,不怕吃苦。”

  近两个月的培训让德青王姆找到自己最大的兴趣点——表演。她说:“有一次表演课,我要演《误杀》中陈冲扮演的警察角色。老师说我抓不到人物的感觉,我因此陷入焦虑,失眠。有一天,我突然get到诠释这个角色的重点,那种成就感让我想在演员道路上走得更远。”

  陈凯洲:我在上学期间就想过当艺人,但家人一直希望我当老师。没想到因为当老师,我又获得了当艺人的机会,而且起点还不错。老师、艺人这两个身份,很奇妙的缘分,我都希望能做好。

  马思惠:入行前,我是一个挺迷茫的人,有很多想法,开咖啡店、美甲店等,但都没有行动。家里人也觉得我年纪还小,没对我提出要求,所以我挺随波逐流的。入行后,我的想法逐渐明确,想往唱跳方面发展,这是我进《创造营2020》之后找到的新方向,唱跳能让我快乐。我也想尝试新东西,比如拍戏。

  余衍隆:我入行前没有什么具体目标。签了公司后,我的目标是拍更多好的影视作品给大家看,让大家喜欢我。

  德青王姆:在入行前,我的理想是创业。我读大学时就是边学习边售卖民族服饰,我的网店销量还不错。现在加入娱乐圈了,开店的事就交给我哥在做。入行之后,我就想好好演戏。在表演方面,我想尝试喜剧角色。

  黎议骏:我一直有个演员梦,当模特时也拍过那种有点故事性的广告。我爸很喜欢看人演戏,经常鼓动我去TVB面试。他喜欢周星驰的电影,我就跟着他看,久而久之,我会开始钻研星爷的表演。入行之后,我的目标是能在大片里演一个角色。

  陈凯洲:机遇很难得,走红的机会更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如果有了,就要保持住。当我被更多人知道之后,也有人质疑我借老师的身份炒作、怀疑我不能兼顾老师和艺人的双重身份。面对这些“走红”带来的压力,公司会帮我疏导,我现在也能更坦然地面对。我的明星梦是成为陈伟霆那样的艺人,他演戏和唱歌都做得很好,是我的目标。

  马思惠:走红大多数不是偶然的,都要靠长期的积累。公司同事都说,容祖儿是他们见过最勤奋的人。我的梦想就是开巡回演唱会,向容祖儿看齐,连开16场。

  余衍隆:我没有目标,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也没有把握。在我看来,要先有作品,才能判断到底有没有观众缘,能不能让大家喜欢我。我需要观众、网友、粉丝给我反馈,才能决定我的发展方向。我喜欢吴彦祖、彭于晏,我在努力吃东西、健身,想让自己练壮一点。

  德青王姆:我希望自己能红,因为这样可以影响更多的人。我做民族服饰,希望把优秀的传统文化传播给大家。我的偶像是章子怡,她太细腻了,让我觉得不可思议,希望有机会能向她请教。

  黎议骏:“红”对我来说是奖励。我想通过表演让更多人看到我诠释不同的角色,希望更多人欣赏我。我想成为王一博那样的明星,他拍戏、跳舞都做得挺好。

  羊城晚报:每年会有成千上万的人踏入娱乐圈,也有大批人被淘汰,你觉得残酷吗?会不会害怕努力过后,一切归于平淡?

  陈凯洲:在我看来,这不算残酷。我刚刚进入这个圈子,初步感受到这个圈子的压力,包括舆论的压力和身不由己的压力。我知道付出不一定有回报,我的付出只是不想让自己后悔。我不害怕归于平淡。我对自己的规划,是想在自己老去之前,能够多经历,哪怕失败。我给自己的时限是十年,很多人积累了很多年才红,我也不能那么快放弃。

  马思惠:我见过熬了很多年才出头的人,也见过入行一两年就放弃的人。坚持很重要,我暂时没有蹦出过放弃的想法。

  余衍隆: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机会来了抓住就好。即便最后一切归于平淡,但当艺人是我的梦想,我努力过,我不后悔。

  德青王姆:我不担心,人生有起有落很正常。我心态很好,能够接受失败后回归平淡。我尽了最大的努力,如果还是做不好,说明我不适合娱乐圈,那就坦然走向人生的下个阶段。我给自己十年时间,尽最大努力去付出,然后看成果。

  黎议骏:的确挺残酷。所以,现在我要尽最大的努力。即便遭遇失败、挫折,我也要从中学到东西,重新再试,我有爬起来的信心。不光是娱乐行业,很多行业的竞争都很残酷,年轻人就要不断尝试。我给自己的时限是十年。